守拙先生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经病

“我像狗一样感到需要无限”——2020读书报告

       “我像狗一样感到需要无限......我无法,无法满足这种需要。”(洛特雷阿蒙《马尔多罗之歌》)

[图片]


       今年已经读完的书有77本,按我的喜好绝大多数是文学,极少数社科、哲学是朋友推荐的虽然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主要作品都重读了一次,但下面的书单不列举他的书目,因为陀在我心中那不叫天花板作家,他是天主教堂的穹顶,祭坛上的彩色玻璃窗,非得单独计较:top 3是《卡拉马佐夫兄弟》《白痴》和《群魔》。...


3 23

乱凑一下。

看了绣像金瓶梅,只写了一点点,多半是我和朋友们聊天的时候谈论的点,涉及红和金的话题。金瓶梅好的地方太多了,没有一一写出的必要,应该学兰陵笑笑生,把自己的作品比喻成100颗胡珠,最后送给云理守(即象征命运无常的“云里手”)。

------


        《秋水堂论金瓶梅》一书在论及绣像本和词话本区别时提出,绣像本较词话本更少道德说教含义。田晓菲通过比对两版本插入的作者评论和篇首词曲,得出“绣像本的目的并非道德教化,而是建立在佛道的色空理念上”的结论,我深以为然。从此角度出发,可以更加清晰地看到《红楼梦》与《...

2 16

试试长图?

重看了《神曲》!神曲根本是绝望之书嘛。从地狱到天国是流亡者的返乡,已死者的复活,失去的偶像的重现。写了个短的笔记,关于《阿莱夫》如何部分地模仿了但丁。

让我大胆地打上tag。

14

拒绝封神——《姜子牙》幼稚与可贵之处

       我有一位相当了不得的老师常常在我们失意时这样鼓励:“你们要进行的是前所未有的(音乐教育)变革,你们应该知道,改革一定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时我的朋友们就会愁眉苦脸地嘀咕:“是啊,可惜我是那个代价。”

       之所以提起这么一句玩笑话,是因为《姜子牙》很有趣,它一开头就是一个奇怪的视角,在这个视角之内,观众看到的不是封神之战,不是事件伊始,这时候封神之战已经打完了,姜子牙以一个“钓雪”的镜头强迫我们进入同样一种凝视的状态,凝视的对象是被杀...

8 49

十五日

假若你忘记我,那就让我在这秋夜歌唱月亮

让我的指甲折断。

指甲折断,不能再重现一百年前的林场。

这是光辉之夜!天才在群星深处闪耀

假若你忘记我,就让速朽为我铺床

让鲁莽辱没我清白的脸,让我的姐妹无法再找回初见时侧过身的方向


假若你忘记我,就让我的一切增长不再增长

让我的年岁停止

不再增长。一切故乡失去它的河流,一切字迹都沉默在纸上

这是恐怖之夜!我从昏睡的纱帐中惊醒

舞弄聪明并训诂节制

假若你忘记我,就让学徒为针头和坏脾气发抖

恶癖涂抹于新娘的嫁妆

让我把书页撕碎,在电话的另一头去撞一面漆黑的墙


假若你忘记了我,那就让所有的弦忘记声音

让花忘记香,伞忘记雨...

21

读《地下室手记》

地下室手记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类,但“地下室人”这个形象影响深远。我很喜欢川端康成笔下的另一个“地下室人”,即《湖》中的银平。

关于反对水晶宫的手法我这里没有谈,如果要谈这个的话必须论及车尔尼雪夫斯基,而且我想将来和伊万的拒绝天国以及《群魔》中的阴谋相对比,想必是很有意思的脉络。这里主要论及“分裂人”。

该死的lof什么时候把他狱连载给我吐出来。

——————


       陀思妥耶夫斯基写作《地下室手记》的时间正好在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发表一年之后,书中所表现出对于“二二得四”的厌恶或者至少是疑惧、以及主人公...

24

口罩

谁也认不出谁的时代来临了

道路以目

眼睛放逐语言的悲哀

今天我们讳言死

也不能像火一样激烈地生

不能言说的还有一朵花如何开放

以及恋情因何而消亡


今天剧场内只剩下阴影和沉默

飞是困难的。

今天口罩使我的嘴唇冰凉

口罩拆毁了我到达你的桥

一个口罩就是一道判决

判决牵引闪电击中我的新房

我恸哭,因我并非那唯一的

流浪的星


“经由黑暗和不可知的事物,抵达黑暗和不可知。”

那一百年前曾告诫你的,今天也将告诉我

但你总得记住点什么事情

噩运总得有点什么理由才扑向你

这五年来我不曾说出一个字

闭锁的城门中除我婀娜的恋人外已没有其他的背影


而后我跋涉过...

69

看了一眼,除了读书笔记以外差不多我写过的所有连载都有被屏的,有三篇清水连载被全部屏了个干净。我统共乱七八糟加起来写了100+篇可能剩下十分之一,几天以前屏的是两个外链,现在屏蔽的是什么痛点我也看不懂,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从来不搞什么hs。目前不想补档,所有连载都可以在ao3找到。搞出这种傻逼操作我气得想笑,垄断是它卖惨是它,实力搞垮用户体验也是它。一个菜市场如今倒想指挥菜户种什么菜,那对不起大家随时可以砸了你招牌。

8 13

反正小贴画不是玫瑰。

这首是抄写了博尔赫斯《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里的《玫瑰》。

你是我无需修饰的理想的玫瑰。

11 18

我为什么不喜欢《道林格雷的画像》

       随意翻阅《道林格雷的画像》,你会误以为自己翻开了什么警句全览之类的作文工具书,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作者自序,每句都单独一行,巧用修辞而且力求语出惊人,每句都是一个掷地有声的“断言”,每一句都可以拿出来引用到高中作文里。“没有艺术家有道德上的同情。艺术家道德上的同情会造成不可饶恕的矫揉造作的风格。对艺术家来说,思想和语言是艺术创作的工具。对艺术家来说,罪恶与美德是艺术创作的素材。”——乍看此类言论,实在令人中意。但通篇读完我只觉得有一丝无法形容的古怪:整本书似乎都隐约背离王尔德在序言所提出的艺术理想。他想勾勒的是一个...

4 310

“而我经久不息的爱

将在流亡中使我们获得自由。”

(翁加雷蒂)

37

【他狱】子夜诗篇 终章

*邪教教主x外围人士

ooc有,1v1,he

Summary:尹宗佑机缘巧合之下参加了心灵教会中的一次密教召唤仪式,结识了表面是温雅牙医实际上是教派之主的奇怪男人徐文祖。自此他27年循规蹈矩的人生骤然脱轨,开始研习密史,打开上升之路,以及......看上了一个奇怪的男人。

-

第十一章 升华之夜

       徐文祖对还被拘束着行动的青年露齿一笑,笑容里有森冷神色:“‘辉光’最核心的奥秘,‘守夜人之怆’。亲爱的,我早就说过,你迟早会进入漫宿的。”...


4 21

【他狱】子夜诗篇 10

*邪教教主x外围人士

ooc有,1v1,he

Summary:尹宗佑机缘巧合之下参加了心灵教会中的一次密教召唤仪式,结识了表面是温雅牙医实际上是教派之主的奇怪男人徐文祖。自此他27年循规蹈矩的人生骤然脱轨。

-

第十章 禁闭


       尹宗佑回到自己原先住的小寓所里,做完通风和扑灰这些事情之后,倒在了床上。他非常庆幸自己没有退掉这间公寓。也许他答应徐文祖搬过去时心里就对这一天的到来有所预感。

       徐文祖给他打...

3 21

【他狱】子夜诗篇 9

*邪教教主x外围人士

ooc有,1v1,he

Summary:尹宗佑机缘巧合之下参加了心灵教会中的一次密教召唤仪式,结识了表面是温雅牙医实际上是教派之主的奇怪男人徐文祖。自此他27年循规蹈矩的人生骤然脱轨。

-

此章三观不正。


第九章 魇

       “为什么骄阳非得被杀不可?”

       徐文祖惊奇地看了他一眼:“你没有读到漫宿有个说法叫‘天之罪’?”...


1 17

【他狱】子夜诗篇 8

*邪教教主x外围人士

OOC有,1v1,HE。

三观不正,我的写作道德就是零道德,神神叨叨歪门邪道是我的激情之源(x)。

=


第八章 恋人

       按照刘基赫的说法,原本位于四楼的图书室因为要重新做承重而关闭了。徐文祖似乎还专门找了人来评估和重新设计,于是整个工程花费的时间比预想得要长了一些,尹宗佑便帮忙把书籍搬运到旁边以及楼下的空房间分散存放,甚至把一大部分看标题就很“邪门”的书运到了徐文祖住的公寓里。尹宗佑的说法是:“你们也不希望在装修工粉刷墙壁或者拆地板的时候突然掉下来一本《降天祛孽之梦》...

4 21

读书笔记·《卡拉马佐夫兄弟》

五月中旬看完卡拉马佐夫我好颓废啊——颓废到今天,还是颓废。

这书我零零碎碎翻过挺多次了...这次又重读,只要看到伊万就眼泪扑棱棱往下掉。陀是一个会让人丧失一切写作欲望的作家,可恨就可恨在他一上手就到巅峰状态,怎么可能一上来写卡拉马佐夫一家在修室集会啊!那不就等于红楼梦把群芳开夜宴放到第一章?这已经不可思议,还要写伊万的宗教大法官、佐西玛的教诲,《正与反》这一部足够所有作家去自杀十回,他接下来还可以写德米特里的奔忙和宴会,还不够,还有伊万的梦魇,还有庭辩。我已死得不能再死。我和朋友说“还好陀这个该死的混蛋早死了,否则我必定提刀上门”,朋友说“排队杀他的太多了,可能排不到。”

这次看完之后我立...

1 38

【他狱】子夜诗篇 7

*邪教教主x外围人士

ooc有,1v1,he

Summary:尹宗佑机缘巧合之下参加了心灵教会中的一次密教召唤仪式,结识了表面是温雅牙医实际上是教派之主的奇怪男人徐文祖。自此他27年循规蹈矩的人生骤然脱轨。

-

第七章 通晓者

       情况是骤然之间被挑明的,没有人对此有所准备。尹宗佑几乎是胡乱找了个借口把徐文祖轰走了,而徐文祖最开始的一瞬茫然消失后就一直笑个不停,即便被他轰出家门也是如此,按尹宗佑的腹诽是此人“笑得简直跟他明天早上就能把骄阳四子通通干掉并且取而代之一样”。...


3 18

【他狱】子夜诗篇 6

*邪教教主x外围人士

ooc有,1v1,he

Summary:尹宗佑机缘巧合之下参加了心灵教会中的一次密教召唤仪式,结识了表面是温雅牙医实际上是教派之主的奇怪男人徐文祖。自此他27年循规蹈矩的人生骤然脱轨。

=

第六章 入梦

       徐文祖站在心灵教会顶楼天台几分钟之后,刘基赫打开了天台的门。刘基赫看了看他手上点燃的香烟,然后才把视线慢慢移到徐文祖盯着的方向。

       “烦人的老鼠。这几天他们也一直在我周围探听消息。”刘基...

9 24

【他狱】子夜诗篇 5

*邪教教主x外围人士

ooc有,1v1,he

Summary:尹宗佑机缘巧合之下参加了心灵教会中的一次密教召唤仪式,结识了表面是温雅牙医实际上是教派之主的奇怪男人徐文祖。自此他27年循规蹈矩的人生骤然脱轨。

=

第五章  置闰

       徐文祖借他的那几本书确实异想天开。尹宗佑花了半夜的时间大致浏览《司辰志》的内容和页边上历代阅读者所写下的批注(他还猜测了一下哪个是徐文祖的笔迹),合上书的时候他忍不住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感慨了一句“简直就像圣杯战争”,随后他为自己这句话咯咯笑起来,因为意识到自...

2 25

【他狱】子夜诗篇 4

*邪教教主x外围人士

ooc有,1v1,he

Summary:尹宗佑机缘巧合之下参加了心灵教会中的一次密教召唤仪式,结识了表面是温雅牙医实际上是教派之主的奇怪男人徐文祖。自此他27年循规蹈矩的人生骤然脱轨。

=

第四章 辉光

       尽管尹宗佑自己提出接受徐文祖的提议留在考试院,他还是几乎立刻就为这个决定后悔了。他没有在考试院里至少转上那么一圈,这是最主要的错误:考试院随处可见的脏乱污垢破旧令他忍不住皱眉。其后他又和冲进来的卞德秀迎面撞上,卞德秀结结巴巴地说:“新来的人走路都不看的吗?大叔他们怎么也...

1 24

【他狱】子夜诗篇 3

*邪教教主x外围人士

ooc有,1v1,he预定

Summary:尹宗佑机缘巧合之下参加了心灵教会中的一次密教召唤仪式,结识了表面是温雅牙医实际上是教派之主的奇怪男人徐文祖。自此他27年循规蹈矩的人生骤然脱轨。

本章是尹宗佑回转去找徐文祖算账。刘基赫继续担当重要角色。

==

第三章 裂缝

       出于某种赌气一般的逆反心理,尹宗佑离开考试院之后没有对自己当下的生活做出任何必要或者不必要的改变,甚至第二天就照常去公司上班了。两个月前他顺利地从实习转了正,不再像实习时那样手头窘迫,除去要为“前辈”倒咖...

1 17

【他狱】子夜诗篇 1 2章

*邪教教主x外围人士

ooc有,1v1,he预定

在他狱背景之上部分参考游戏《密教模拟器》世界观,但没玩过游戏也可大胆入坑。

为了尽可能展开今天更新引言部分和第一二章。

-----


引言

       ......星河是地面河流的倒影形式,反之亦是如此。漫宿墙外则是人间的投射,反之亦是如此。星河与地面之间界便是漫宿与人世之间界,上升之路只向以激情入梦者展开。《夜行漫记》曾以这样的描述迷惑了众人:“林地生长于漫宿墙外,而研习诸史的人都知晓,漫宿无墙。”一切道路也就此被封死了。...


14 46

【文评】与深渊共舞

我没有想过山中无恶事会收到一整篇文章作为长评,并且一直在尽力节制自己“解释”的愿望,幸运的是,有这样的朋友和读者会在我的懒惰和粗糙之下试图理解我没有说出口的话。感激眠眠的用心和推荐还有最重要的是,她对于拙作的喜爱。如此我的尝试便没有“走空”。前一段托了眠眠的福我重刷了一次他狱,非常幸福而激动,与此同时我总是感到抱歉没有拿出更好的作品献给我的朋友们,我总是感到很抱歉。

无心睡眠:


最近补了守拙老师的祖宗文《山中无恶事》,个人评价就是实在是一篇值得细读的佳作,也在此安利给大家。@守拙先生 


指路→  《山中无恶事》第一章...


21

夜归人 7

我坑了多久来着......

总之到上一章福把N放了出去。

-


       “你之前去哪儿了?”

       坐在N面前的男人约摸五十来岁,头发已见斑白,打扮相当普通,但微皱的眉毛和坚毅的嘴角无不显示出他的个性沉稳且思虑颇深,此时露出了相当疑虑的神情。

       “一言难尽。之前几天我在Holmes...

5 9

读书笔记·陀思妥耶夫斯基《白痴》

1.

       “现代人什么都能办到,就是办不到天真。”这句话是陈丹青在讲画的时候说的。天真是困难的,甚至比老于世故更难,天真是元气淋漓的意思,孩子比成年人更容易天真。

       梅诗金常被人说成“还是个孩子”,他偶尔也说人家“是孩子”。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说一个人是孩子,不论借哪个人物的口说,都绝对是最大的褒扬。反过来,每次他的角色要对人物或者事件下这样的定义:“这个年轻人是个斯拉夫主义者”或者“都是因为该死的‘妇女问题’”,我反而要揣摩再三...

11 33

Q:请用最短的篇幅写一篇悬疑小说?

她终于如愿以偿地逼他离婚,嫁进了他的家门。闲暇的时候,他总是在花园里打理一院子花丛,她亲昵地靠在身后问:“这是什么花呢?”男人微笑着答非所问:“是我的心。”她俏皮道:“把你的心送给我吧?”男人笑而不语,轻轻点了点头。

三个月之后,花园里的花开了。她白着脸问他:“你还记得你的前妻吗?”

“你是说哪一个?”

她的脸更没有血色了:“我之前那一个。”

男人还是宠溺地微笑:“我不记得了,但她在我心里。”

她恐惧地抬眼,看见了窗外猩红如晚霞的茶花。

6 8

这个问题看似二选一实际背后好复杂(笑)。还是发图片w 如果能多少提供新的视角的话我很荣幸。

我忘了在律法那一点提及:实际上夜神月想要创造的不是天国,而是他个人的王国。

3 7

低俗小说 1

嗐,都是一时嘴贱弄出来的奇怪cp,你们就当原创看吧...

基调挺甜,但后续一些细节我还没想好,时间尽头坑尽量别跳。


第一章 千金夜

        B城的冬天北风呼啸,天黑得快,六点才刚过,抬眼已经是一片浑浊浮动的紫色。既然是国际都市,光污染也得是国际领先的严重。这就是说,除非远郊,四环内别说星月,就连干净点的墨蓝夜色都见不着。就在一桩仿维多利亚时期建筑的公馆门前大概隔上二百米的阴影里,两辆没开警笛的警车安静地停下来,车里弥漫着香烟的气味。...


24 40

Note

私心挂了个tag.很短,算是我死笔笔记的第三篇。


雪薇上一次问我,你觉得L月有感情吗,我的回答是,没有,其实完全没有。雪薇也这么认为。这个事情对于cp党来说其实不可怕,我们可以在衍生里做无数的尝试去让这种感情产生。但是这涉及到一个基础,就是你怎样看待衍生中的“私作”,甚至只有在这种认知的状态下,才可能触及到为什么原作的关系会是那种情境。世界中最庞大的东西是可能性,或者说偶然性,但个体的局限导致我们无力对抗这种偶然(即便你像L月那样聪明也一样,至于他们俩的局限就更不用我多说了)。是故偶然性降落到个体身上时就成为必然,从大的宇宙观来讲,一切都是偶然,从个体出发,一切都是必然。我们就是通过这种...

8 81

读书笔记·《契诃夫短篇小说选》

我又来了。

这本选的人民文学的版本。名篇多,其中大概有一半篇目我很喜欢,所以稍微写了点,但在一堆短篇中试图提炼什么东西本身是愚蠢的行为,只是真的推荐大家有空去读。契诃夫很亲近,很有人情味。我向来看不起“好人”,但他的心肠和温情真的感动了我。我写得很浅,因为契诃夫的好不在思想和精神:说真的,善良和热情对于创造来说其实价值很低的。他好在细节,读完你心里会突然一动,很微妙,我想那是艺术吧。

之后有空可能会对比着看看左琴科和巴别尔。暂定下个月我要重读《白痴》和《金阁寺》。

--


       在契诃夫那种奇异的眼神的观照...

23
 
1 / 5

© 守拙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