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拙先生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经病

【徐文祖x尹宗佑】山中无恶事 1

-祖宗cp,心理学高材生vs老谋深算牙医

-甜甜的宗佑必须拥有甜甜的恋爱!

-如果尹宗佑没那么穷(划掉)如果他没住考试院而是正常地遇见了大魔王

-----------------------------------------------

       “——好你个小兔崽子居然威胁到老子头上来了!”

       眼看价值不菲的茶杯就要被“安家”到自己头上,尹宗佑赶紧伸手截住了对方的手臂,一边赔笑道:“老师别急,我不是威胁您——话说回来这茶杯不是上次局长送您的吗可别摔了——诶诶您别拿棋盒——!”

       被称之为老师的是个老头,明明是六十多岁的人,仍然神采奕奕,饶是尹宗佑年纪轻,都有点架不住他的手劲,好在老头子没有当真要揍他,看青年鸡飞狗跳了一阵就满意地放下了凶器,青年看他松手,苦笑着坐回了自己的椅子。

       这是一张小茶几,青年和老头分坐在两侧,中间摆着一盘没下完的国际象棋。事实上开局才将将十分钟,茶水都还温着,差点就被老头给掀了桌子。老头子看了一眼尹宗佑,只见他垂头丧气颇像只被淋塌了毛的小动物,不由得一眯眼睛,笑出了一脸的奸诈。

       “小鬼,你也别跟我装可怜,这盘棋你如果赢了,我就帮你,怎么样?”

       淋塌了毛的兔子立刻支棱起耳朵,炯炯有神地看向他,一手已经伸向了棋子。

       “您可别反悔。”

 

       尹宗佑,性别男,今年28岁,按理说早已不适合诸如卖萌装可怜之类的战略,可他身量不高体型偏瘦,配上清秀面貌上一双干净眼睛,活脱脱是18岁美少年,白月光永照少女心头。从小到大,谁都喜欢他,只要他张口说要就没人忍心不给,偏生今天在自家老师这里碰了个鼻青脸肿。老头子不是普通人,是他读研究生时候的导师,谁见了都要尊称一声教授,专攻犯罪心理学的专家,也是警署犯罪调查科的高级顾问,教出来的学界大拿不少,手里过的大案要案更是不计其数,这样货真价实的人精就算老了也是老人精,哪里是尹宗佑这种初出茅庐的(按他老师的话来说)“小兔崽子”拿捏得了的?

       小兔崽子一边蔫蔫地给老人精端茶倒水,一边想。

       好容易松了个口风,他居然还是输了那盘棋!

       “小鬼,已经第四泡了,把茶叶换了去。”

       “......”

       教授发话,尹宗佑不敢不从,又换了一回茶叶。眼看着老头大喇喇放了茶碗,一脸正色地朝这边看过来,知道自己又有骂挨,立刻恭敬地垂了眼睛,赶在对方开口前道:“这次我是真的‘看不见’,师父。”

      老头被他这句话堵了一堵,本来准备好的说辞突然打住了,一双锐利的眼睛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学生,却在看到对方垂在额前的柔软刘海时禁不住心里一软。

      这是他最优秀的学生。聪明有侠气,又固执异常。他有心让青年接他的班,因此推荐他去警局历练,但是......

      28岁。这兔崽子22岁投他门下,6年来本事见长,耍赖撒泼却还是老一套:从认识第一天起,但凡捅了什么篓子或者求他做什么事,就可怜兮兮地叫他一声“师父”。

      老教授默默地在心里叹气,终于收敛了那幅玩世不恭的样子:“什么干扰了你?”

      “矛盾——这个人身上存在着巨大的矛盾。我没法用常规的方式去分析。”

      “卷宗呢?”

      “我给您带了复印件。资料很少,只有一些照片。”

      尹宗佑赶紧献宝一样把一个纸袋递了过去。老头抽出里面的照片飞快地扫了一眼:“看起来是很低劣的现场?”

      “但是地方太隐蔽了,护林工巡逻都没去那里。要不是有对儿情侣碰巧发现了这辆没烧完的车,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被发现。”

      “跑去这种野生地带的情侣......”老头露出了一分无奈的表情。敏锐地察觉到对方话里的喻示,尹宗佑立刻摆出乖宝宝的表情,面上却有一点羞色,一边转移了话题:“虽然粗糙,但整个处理方式太从容了,有理由认为是惯犯。”

      “还有切口——找到的尸块不完全。就算还有证据残留,之前的暴雨也给冲了个干干净净。师父,我们能拿到的就这些。”

      “继续说。”老头子又惬意地抿了一口茶,仿佛照片上的一片惨烈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

      “精神分裂,要么就是躁郁症。我已经让苏前辈他们去医院查档案了,但是我还想查其他心理医生或者咨询师的病人档案。”

      老头听了差点又是一茶杯抡过去:“你小子学这个出身,也该知道职业道德这个词怎么写吧?”

      “我没有其他办法……现在死者的身份确认不了,我怀疑甚至都没有被报失踪,又没有监控,除了心理侧写以外您有别的方法吗?”

      老头瞪了他一眼:“就数你如意算盘打得响。行,我这边想办法帮你查,你就专心盯医院那边,像这种人——”

      尹宗佑接过了老师的话头:“这种人是不会停手的。”

      教授面色肃然,立刻现出几分风霜之色。青年站起身:“他不会停手——除非有人阻止他。”

      尹宗佑走到门口,转身向老师告别,却听见教授问了一句:

      “小子,你知道你为什么下棋会输吗?”

      青年对他眨眨眼:“因为对手是您?”

      老头子却没有为这句讨好话露出哪怕半分笑意,而是少见地显出了忧虑。

      “你的棋艺丝毫不差,但是你的心思太好猜了,孩子,你的情绪表现太直接了。”

      尹宗佑心里咯噔一声,侧头笑了一下。

      “我一直觉得这是我一大优点来着。”

      老头子点了点头:“对一般人来说,这的确是优点。”

      门关上了。青年走路没有脚步声,教授站在窗前看着自己最宠爱的学生背影挺拔,逐渐隐去在花木的阴影之中。

      “——但是这个优点可能会让你丢了命啊......”

 

      青年慢慢地走在街道上,眼睛扫过每一个自己观察的细节。人的衣服,商店的陈设,商场旁那个消防通道居然被违规塞满了一堆杂物;那辆豪车泊车的位置上摄像头其实并没有开;对面在聊天的女孩子侧背着包,有经验的小偷可以在错身的瞬间划开它然后溜之大吉;二楼那扇关着的窗户实际上开得低,如果是他的话大概三分钟之内就可以撬了锁进去……不,也许只需要两分钟。

      出于某种职业习惯,尹宗佑总是下意识地观察着诸如此类的信息,然后得出结论,人们漫不经心地行走在悬崖边,他们大多数人都粗心而幸运的活着。除了刚刚照片上拍的那个被分尸了的家伙。

 

      『霓虹还没有完全亮起,天空阴沉。站在窗户边的男人表情冷静,注视着玻璃外的人群。男人身上是一件厚实的雨披。暴雨马上就要来了。』

 

      这是他大学时课余时间所写的一个短篇小说的开头。这一段话蓦然重回他的脑海里,然后他悄悄叹了一口气。

      教授眼里他根本就是个半大的孩子,但他刚刚姑且还是隐瞒住了一件事情的:他在这次分尸案中看见了几年前别墅杀人案的相似痕迹,尽管那些痕迹被粗暴的手法掩盖。

      臭名昭著的别墅杀人案发生在五年前,尹宗佑尚且还在上学。那时他被这桩暴行之中兼具的泼天恶意和精巧构思震慑了,由于证据的缺失,这个案子仍然没有告破,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几年来尹宗佑一直苦心寻找这桩案子的所有资料和档案,试图从中推敲出杀人犯的踪迹。作为导师的教授,在发现这一点后曾经警告过他不要过于沉迷。教授那时毫无回转余地地收走了他的笔记和资料,给了他一大摞新作业,然后摸摸他的脑袋:“小鬼,不要在时机未到之时去窥探恶龙的巢穴。”所以即便当下他早已成为新任的顾问,却也没有敢跟老师报备自己的想法。

      他要用这些间接的资料在脑海中勾画出那个人的模样。他要从这些文字里看到那个人站起来,走到他面前——

      那个人善用刀,对人体构造和解剖熟悉到了精通的地步。别墅杀人案里明明是蓄意谋杀,他却没有自己带凶器,而是在房间内随便捡了一把水果刀。完成单方面的屠杀之后,他甚至有闲工夫把水果篮里所有的苹果都削了,摆了个果盘,果盘边是一只断手,摆成了捏着刀的样子。

      尹宗佑想到那个情形,禁不住颤栗了一下。

      那个人,会是医生。言谈举止彬彬有礼,穿着低调但是讲究。不是出身城市但有自己独立的房子,周围风评颇好,但可能有轻度躁郁症的症状。

      这只是一个极为模糊的剪影。从这次的案件来看,“他”好像开始失控了。莫非是因为几年来为了躲风头没有动过手?

      尚且还没有捋出所以然,他的目的地出现在了眼前。

 

      牙医诊所。

      “尹先生,刚刚医生打电话说有事情回老家了,还没来得及和您取消预约,让您白跑一趟真不好意思。”

      “啊,没关系,那我改一下预约时间?”

      尹宗佑酷爱甜食,前几天又是吃糖又是猛灌咖啡生生吃到上火,牙龈作痛,早晨刷牙时更是雪上加霜发现自己臼齿上生出了浅龋,尽管还没有开始出现症状,但心里颇为不爽,于是预约了牙医准备做个检查,结果医生居然请假了。正当要改预约时间,却发现面前的前台小姑娘突然脸色一亮,整个人都焕发出一种尹宗佑相当熟悉的、名为花痴的光彩。

      ——不会吧......

      “徐医生您怎么回来了!”

      小姑娘那双发光的眼睛倒没有黏在尹宗佑身上,而是投向了他身后的某处。尚未因此完全放下心来,尹宗佑心头又是一凛——

      居然有人能够从背后接近他到这种程度,而他一点都没有发现。

      “发生什么事了吗?”走近前来的人很自然地加入了谈话。来人穿着浅蓝色的衬衣和黑色长裤,足足比尹宗佑高了近一个头,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

      “因为有值班的医生请假了,这位先生的预约时间要改一下。”

      被称为徐医生的男人这才看向了尹宗佑。两个人眼神对视的一瞬间,都是楞了一下。

      好漂亮的男人。

      他这么想。

      漂亮。英俊。美。眉目如雕塑鬼斧神工。如果让他来写,他会形容这个男人可以仅仅用这张脸夺取人的心神。他雅致得就好像随时可能湮灭。

      “......正好我今天的病人看完了,我来替这位检查一下?”

      “诶?”

 

      ——好漂亮的眼睛。

      徐文祖一边给躺在座椅上的青年做检查,一边分神留意着对方的动静。那双黑色眼睛非常清澈,也许是过于清澈了,正笔直地看着自己,带着满满的探究意味。张口器被摘掉后,青年就等不及一样率先发问。

      “您约会不着急吗?”

      “嗯?”

      青年冲他腕间的手表努了努嘴,语速飞快地叙述:“刚刚在外面说那几句话的功夫,你瞟了四次手表。你已经换完了便服准备下班,会折回来是要拿忘在桌上那个蛋糕盒子,但是在前台碰到了我。刚刚你的手机有消息传过来。所以,现在不用着急走吗?我无所谓毕竟本来也准备换预约时间。”

      滔滔不绝间对方的措辞不小心换成了半语,徐文祖听了劈头盖脸一堆剖析,觉得自己应该要感到被冒犯,但对着那双眼睛却莫名其妙地心情好了起来。他弯起嘴角上下打量了一下还半躺着的青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被对方那双桃花眼一盯尹宗佑才后知后觉地尴尬上脸,立刻一骨碌坐起来,不自觉又摆出了先前在教授面前那幅乖巧的模样,结果医生还是不说话,他悻悻笑了两声,似乎要补救自己先前的失礼:“您为什么一直看着我笑?”

      医生下一句话却完全超出他的预想,对方学着他的语气道:“手指很纤细。让我想想......作家?”

      尹宗佑惊奇地眨了眨眼——怎么,这是在诊所偶遇刑侦同行了?

      “......您推测得不错。”

      “啊,我只是猜的。”

      “猜?”

      “每个人的气场吧。诗歌、散文、小说,是哪一类?”

      “犯罪小说。”

      这一次是医生惊呼了一声。“喔!真是厉害!以写作谋生很不容易呢。”

      尹宗佑下意识想要否认,但不知为何刚刚教授说过的话浮现在了脑中,于是他含糊地应了一句。对方用一种微妙的眼神看了他一圈,却没有要继续纠缠这个话题的意思,而是话锋一转,给自己的患者交代日常要注意的事项。他虚心听了,保证自己会每个月做一次常规检查,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一站,却没料到徐医生也同时站起了身,两个人身高差立显,尹宗佑顿时不爽,不着痕迹地退后两步拉开距离,却听见对方温和的嗓音叫了自己的名字。

      他看过去,用眼神表达自己的困惑。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喜欢你。”

      说着疑似告白台词的医生一脸笑容纯善。但尹宗佑打小听这种话听过一箩筐,刚才那句还得 归进最没情调的一类,于是露出一脸“我问你啦?”的表情歪了歪头,然后就走了出去。

      迈出诊所的一瞬间,他总算从消毒水的味道里回过神,这才猛然从刚才的对话里建立了逻辑联系。

      ——他好像,之前,确实是问了人家来着。

 

      因为突然的别扭心态说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谎话的后果就是,第二天他刚从警署晃悠出来,就听见不远处一道动听的声音道:“真巧,又碰面了。”

      然后是啪嗒一声,他原本在手上抛着玩儿的什么东西掉了地。他没费心去捡,略略抬眼看着昨天在诊所里遇到的那个男人迈着那双包裹了修身西裤的长腿走过来。男人今天没再戴那幅眼镜,眼神却是一如既往的好,低头看了看地上那颗草莓味的水果糖,秀致的眉毛微挑。

      “很喜欢吃糖?”

      先是被人撞见他一个“作家”从警署出来,然后那人好巧不巧是自己的牙医还撞破自己不遵医嘱沉迷吃糖,一时间尹宗佑不知道该为哪件事感到不好意思。眼神下意识在对方的袖口和裤子褶皱处略略一转,得出对方今天并没有值班的结论后,青年果断开口:“真抱歉。”

      男人形状姣好的嘴唇上绽开一个艳丽得有些异常的笑:“抱歉什么?”

      “我的工作是犯罪调查科的心理学顾问,写作是业余爱好。昨天没有说明白是因为才认识......还有——”

      青年深吸一口气,觉悟道:“我不该吃糖。”

      徐文祖完全没有料到他会干脆地道歉摊牌,顿了顿,突然无法抑制地大笑起来。

      他笑得前仰后合,尹宗佑看着他美好的下颌线条默默咂舌:这是他见过的,头一个能在这么张狂地大笑时还不减半分风采的人。

      徐文祖好容易笑完,正色看向面前的青年:“不遵医嘱,下一次检查的时候下手重一点让你长长记性如何?”

      青年脊背一寒,气势立刻怂了几分:“医生......”

      “我叫徐文祖。”

      “徐医生......”尹宗佑继续用眼神进行灵魂拷问。

      也许有人能抵挡尹宗佑清秀无辜的脸,但没有人能抵挡他这样的眼神。头一天让人精老教授都不得不投降的眼神此刻就盛放在青年刻意睁大了的眼睛里,直勾勾戳向了看上去年长几岁的牙医。牙医看他一眼,不为所动。又看一眼,低头掠了一下自己略长的额发。

      “......或者我们换个方式,为表你道歉的诚意,给我讲讲你在写的小说?”

      “......诶?”

TBC

评论(29)
热度(485)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 守拙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