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拙先生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经病

自我修养手册

       不想再对审查之类的事情说三道四了。2020年以来我有很强烈的幸存者意识,这里想聊一下我认为怎样算一个有理智的读者和写手。我不知道这次究竟到什么程度这个账号会否受影响、有多少人会看这么一大堆字,但也许有人能够看进去那么一句话,也许我使用中文是有意义的。


       如果你粉明星或者角色,应该明白唯粉和cp粉是两个概念,虽然可能有一定交集,但大部分时间大家各自圈地自萌。不论写手如何写,写得是好是坏,不论你在脑子里如何yy你的爱豆,都是“虚拟”的,不比你做的一个春梦更真实。即便花了再多的钱和心血,世界上没有哪个明星非得满足你一切合理的不合理的幻想,同理也没有写手一定要写你乐意的走向,读者应该做的是看清楚标签,看清楚分级,看清楚作者的警告和避雷提醒再决定要不要点开全文。

       如果对方有什么言论让你不满,你可以反驳,可以评论甚至屏蔽拉黑,但是请不要举报平台。因为第一,这不是一个对等的“惩罚”,一个人的言论不应该影响到整个平台所有用户;第二,在你达到目的让对方闭嘴的时候,你同样砍掉了自己一个发言的渠道,毁掉了自己潜在的发言、沟通的空间,这样的事情多发生几次,则处处风声鹤唳,人人仅存立锥之地,这并不划算不是吗?举报是一个非常恐怖的词,一切的暴政、动乱中它都频繁出现过,当有人高喊“我们不惜一切代价”的时候,我总是设想,也许你我并不是“我们”,我们是那个“代价”。也是出于这个缘故我其实个人不太喜欢听那些“政策也可以理解、很正常”的不痛不痒的话,因为把一切事情归结到一个看似颠扑不破的规律上也许很方便,但也会让我们永久丧失批判的能力和深度思考的能力。作为一个在国内成长多年的人,我当然不是全盘不理解,但请不要好像站在国防部发言台上讲话,那样很容易感冒。

       当你有哪怕一丝“我要惩罚对面那个人”“我要毁掉那个人”这样的心情时,请保持沉默。除非你说你家里有丧事而对方和你有杀母之仇,那么OK我表示理解你的悲痛。我真诚地恳请你们试着想象所有的痛苦、在下判断之前先试着理解。网络发达的今天是用来让我们去学习去理解,不是去像喂养毒蛇一样喂自己的狭隘和无知。知识和好的书籍也许不会让人变成一个思想多么高深的学者,(相信我前者只是后者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必要条件),甚至可能有一点不舒服,但至少会让人多那么一点人情味,这样能让这个时代的苦难稍微看起来没那么糟糕。


       最后主要想聊聊同人写作。

       之前看到了一些关于ooc的讨论。我自己对于ooc的看法其实比较宽泛,同人一定要加入新意,但也要首先判定自己的“扳手”是什么。即便不追求太高还原度,要先搞清这个角色我要抓什么特性,这个特性可以不太多,但要贯彻到底。

       然而,由于每个人对作品理解不同,而同人又多少使用了原作的背景和人物、以此吸引了一部分读者,是故读者当然也可以不“谅解”你的新意。那我要说第二个标准,这个标准更宽泛但也更难,就是“好”。永远要考虑的是怎样写才是“好”的作品。很多人(甚至包括我自己)难免把同人当成儿戏,但游戏也好练笔也好还是单纯为了自己开心也好,只要使用文字,就可以形成文学。当年人们不承认侦探小说是严肃文学,然后有了雷蒙德·钱德勒;人们轻视科幻小说,然后有了阿瑟·克拉克,有像《索拉里斯星》那样深刻而广袤的作品。作品永远先于定位,即便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怎样是我心目中的“文学”?我个人而言,首先是语言的使用和概念的表述,然后才是人物和剧情。所以,写作者究竟欲望何在、思考的核心何在,是每一个想要“创造”的人都要自问的事情,是“骨相”;而形诸于语言的载体则是“皮肉”。大部分时候我钟意的是骨肉俱佳、肌理匀称的行文。但是反过来说,有天才的骨相佳和天才的皮相美。形销骨立如卡夫卡、粗粝狂乱如陀思妥耶夫斯基、凶艳情色如波德莱尔......那我们都可以原谅其他的瑕疵。

       汉语...汉字,它应该是最美好的载体,本身也是最好的文化。我还想要说的是,我说的“美”“好”从来不等价于善。但凡稍微敏锐一点的人就终会承认,美本身是非正义的。对,它不一定邪恶,但它是“非正义”的,美独立于善恶,是故文学也高于善恶。我们运用文字的时候,应该直面这一切,并以此统合邪恶和混沌和善和秩序。对于色情和暴力的谈之色变,实质是对人性、对本能和情感的一种遮蔽和阉割,但也请相信...被阉割的永远不是汉语言,永远可以让它发挥出文字的精进勇猛或者细腻袅娜,至少我期待着这一景观。

       自言自语说了很多,因为最近发生了一些事,不吐不快。就先这样吧。刚刚看到lof官方说一切照常,多少有些欣慰。上网这些年我算非常幸运,从来没有遭遇真正特别不愉快的事情,谢谢你们所有人,让我们都可以好好地沟通,祝你们一切顺利。


       


评论(8)
热度(60)
  1. 煮酒贮书守拙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我是个表达欲很低的人。曾经在一度崩溃的时候下了妄言,说:“想像树一样生根,吸水,静默。直到未来能...

© 守拙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