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拙先生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经病

Note

私心挂了个tag.很短,算是我死笔笔记的第三篇。


雪薇上一次问我,你觉得L月有感情吗,我的回答是,没有,其实完全没有。雪薇也这么认为。这个事情对于cp党来说其实不可怕,我们可以在衍生里做无数的尝试去让这种感情产生。但是这涉及到一个基础,就是你怎样看待衍生中的“私作”,甚至只有在这种认知的状态下,才可能触及到为什么原作的关系会是那种情境。世界中最庞大的东西是可能性,或者说偶然性,但个体的局限导致我们无力对抗这种偶然(即便你像L月那样聪明也一样,至于他们俩的局限就更不用我多说了)。是故偶然性降落到个体身上时就成为必然,从大的宇宙观来讲,一切都是偶然,从个体出发,一切都是必然。我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把个体身上的特殊上升为普遍的人性的思索。

至于说“使用死亡笔记的人不会上天堂也不会下地狱”这一条,我是向来反对从字面意义去解读的,而且我也在谋杀赋格里详细谈过这一点。对于生活在巨大虚无中的人类而言,天堂地狱反而是某种实在之物,在虚无中冲决网罗是求生,求生也是求死,但求死还是求生。可死亡笔记的使用者无法得救,因为人与神之间是什么东西?什么都不是,你不知道那会是什么。你只看到在这个夹缝之间夜神月姿态好看,忽略了夜神月身上和L最大的冲突恰恰不是正义而是权力欲,这种欲念把他们绑在一起,也让他们彼此分离,这就是局限。人一天无法突破这种局限,只能在这个局限之中疯狂地跳舞,向死神也发出讥讽的狂笑——这才是L月的真相。看死亡笔记看到L月的真相,然后再看人无法得救的真相。谈角色,谈作品,可你是什么样的角色?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作品?你骂也好夸也罢,死亡笔记高悬头顶,原作者本来也许没有那个意思,但作品本身折射了这个意思,这才是我愿意为它付出心血的根源。

评论(8)
热度(8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守拙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