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拙先生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经病

口罩

谁也认不出谁的时代来临了

道路以目

眼睛放逐语言的悲哀

今天我们讳言死

也不能像火一样激烈地生

不能言说的还有一朵花如何开放

以及恋情因何而消亡


今天剧场内只剩下阴影和沉默

飞是困难的。

今天口罩使我的嘴唇冰凉

口罩拆毁了我到达你的桥

一个口罩就是一道判决

判决牵引闪电击中我的新房

我恸哭,因我并非那唯一的

流浪的星


“经由黑暗和不可知的事物,抵达黑暗和不可知。”

那一百年前曾告诫你的,今天也将告诉我

但你总得记住点什么事情

噩运总得有点什么理由才扑向你

这五年来我不曾说出一个字

闭锁的城门中除我婀娜的恋人外已没有其他的背影


而后我跋涉过

奔流不息的光亮的河

夜晚的声音问我:

何时我才能感到自己是在家中?

墙怎能理解玫瑰的恐怖?

为此我只能在灯下拜倒,对不知何时降临的启示屏息静听

再令这可憎的口枷以绝对速度与之相遇

重新幻化我濒死的呼吸与自由

评论
热度(69)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守拙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